条件筛选
  • 读东方朔杂事

    严严王母宫,下维万仙家。噫欠为飘风,濯手大雨沱。 方朔乃竖子,骄不加禁诃。偷入雷电室,輷輘掉狂车。 王母闻以笑,卫官助呀呀。不知万万人,生身埋泥沙。 簸顿五山踣,流漂八维蹉。曰吾儿可憎,奈此狡狯何。 方朔闻不喜,褫身络蛟蛇。瞻相北斗柄,两手自相挼。 群仙急乃言,百犯庸不科。向观睥睨处,事在不可赦。 欲不布露言,外口实喧哗。王母不得已,颜嚬口赍嗟。 颔头可其奏,送以紫玉珂。方朔不惩创,挟恩更矜夸。 诋欺刘天子,正昼溺殿衙。一旦不辞诀,摄身凌苍霞。

  • 七谏

    初放 平生于国兮,长于原野。 言语讷譅兮,又无彊辅。 浅智褊能兮,闻见又寡。 数言便事兮,见怨门下。 王不察其长利兮,卒见弃乎原野。 伏念思过兮,无可改者。 群众成朋兮,上浸以惑。 巧佞在前兮,贤者灭息。 尧、舜圣已没兮,孰为忠直? 高山崔巍兮,水流汤汤。 死日将至兮,与麋鹿同坑。 塊兮鞠,当道宿, 举世皆然兮,余将谁告? 斥逐鸿鹄兮,近习鸱枭, 斩伐橘柚兮,列树苦桃。 便娟之修竹兮,寄生乎江潭。 上葳蕤而防露兮,下泠泠而来风。 孰知其不合兮,若竹柏之异心。 往者不可及兮,来者不可待。 悠悠苍天兮,莫我振理。 窃怨君之不寤兮,吾独死而後已。 沉江 惟往古之得失兮,览私微之所伤。 尧舜圣而慈仁兮,後世称而弗忘。 齐桓失于专任兮,夷吾忠而名彰。 晋献惑于孋姬兮,申生孝而被殃。 偃王行其仁义兮,荆文寤而徐亡。 纣暴虐以失位兮,周得佐乎吕望。 修往古以行恩兮,封比干之丘垄。 贤俊慕而自附兮,日浸淫而合同。 明法令而修理兮,兰芷幽而有芳。 苦众人之妒予兮,箕子寤而佯狂。 不顾地以贪名兮,心怫郁而内伤。 联蕙芷以为佩兮,过鲍肆而失香。 正臣端其操行兮,反离谤而见攘。 世俗更而变化兮,伯夷饿于首

  • 答客难

      客难东方朔曰:“苏秦、张仪一当万乘之主,而身都卿相之位,泽及后世。今子大夫修先王之术,慕圣人之义,讽诵诗书百家之言,不可胜记,著于竹帛;唇腐齿落,服膺而不可释,好学乐道之效,明白甚矣;自以为智能海内无双,则可谓博闻辩智矣。然悉力尽忠,以事圣帝,旷日持久,积数十年,官不过侍郎,位不过执戟。意者尚有遗行邪?同胞之徒,无所容居,其故何也?”   东方先生喟然长息,仰而应之曰:“是故非子之所能备。彼一时也,此一时也,岂可同哉?夫苏秦、张仪之时,周室大坏,诸侯不朝,力政争权,相擒以兵,并为十二国,未有雌雄。得士者强,失士者亡,故说得行焉。身处尊位,珍宝充内,外有仓麋,泽及后世,子孙长享。今则不然:圣帝德流,天下震慑,诸侯宾服,连四海之外以为带,安于覆盂;天下平均,合为一家,动发举事,犹运之掌,贤与不肖何以异哉?遵天之道,顺地之理,物无不得其所;故绥之则安,动之则苦;尊之则为将,卑之则为虏;抗之则在青云之上,抑之则在深渊之下;用之则为虎,不用则为鼠;虽欲尽节效情,安知前后?夫天地之大,士民之众,竭精驰说,并进辐凑者,不可胜数;悉力慕之,困于衣食

  • 答客难

      客难东方朔曰:“苏秦、张仪一当万乘之主,而身都卿相之位,泽及后世。今子大夫修先王之术,慕圣人之义,讽诵诗书百家之言,不可胜记,著于竹帛;唇腐齿落,服膺而不可释,好学乐道之效,明白甚矣;自以为智能海内无双,则可谓博闻辩智矣。然悉力尽忠,以事圣帝,旷日持久,积数十年,官不过侍郎,位不过执戟。意者尚有遗行邪?同胞之徒,无所容居,其故何也?”   东方先生喟然长息,仰而应之曰:“是故非子之所能备。彼一时也,此一时也,岂可同哉?夫苏秦、张仪之时,周室大坏,诸侯不朝,力政争权,相擒以兵,并为十二国,未有雌雄。得士者强,失士者亡,故说得行焉。身处尊位,珍宝充内,外有仓麋,泽及后世,子孙长享。今则不然:圣帝德流,天下震慑,诸侯宾服,连四海之外以为带,安于覆盂;天下平均,合为一家,动发举事,犹运之掌,贤与不肖何以异哉?遵天之道,顺地之理,物无不得其所;故绥之则安,动之则苦;尊之则为将,卑之则为虏;抗之则在青云之上,抑之则在深渊之下;用之则为虎,不用则为鼠;虽欲尽节效情,安知前后?夫天地之大,士民之众,竭精驰说,并进辐凑者,不可胜数;悉力慕之,困于衣食,或失门户。使苏秦、张仪与仆并生于今之世,曾不得掌

  • 怨世(世沉淖而难论兮)

    【怨世】 世沉淖而难论兮,俗岒峨而嵾嵯。  清泠泠而歼灭兮,溷湛湛而日多。  枭鸮既以成群兮,玄鹤弭翼而屏移。  蓬艾亲入御於床笫兮,马兰踸踔而日加。 弃捐药芷与杜衡兮,余柰世之不知芳何? 何周道之平易兮,然芜秽而险戏。  高阳无故而委尘兮,唐虞点灼而毁议。  谁使正其真是兮,虽有八师而不可为。  皇天保其高兮,后土持其久。  服清白以逍遥兮,偏与乎玄英异色。 西施媞媞而不得见兮,嫫母勃屑而日侍。  桂蠹不知所淹留兮,蓼虫不知徙乎葵菜。  处涽涽之浊世兮,今安所达乎吾志。  意有所载而远逝兮,固非众人之所识。  骥踌躇於弊輂兮,遇孙阳而得代。  吕望穷困而不聊生兮,遭周文而舒志。  甯戚饭牛而商歌兮,桓公闻而弗置。  路室女之方桑兮,孔子过之以自侍。  吾独乖剌而无当兮,心悼怵而耄思。  思比干之恲恲兮,哀子胥之慎事。  悲楚人之和氏兮

  • 七谏·初放

    七谏·初放 ——东方朔 平生于国兮,长于原野。 言语讷譅兮,又无强辅。 浅智褊能兮,闻见又寡。 数言便事兮,见怨门下。 王不察其长利兮,卒见弃乎原野。 伏念思过兮,无可改者。 群众成朋兮,上浸以惑。 巧佞在前兮,贤者灭息。 尧舜圣已没兮,孰为忠直? 高山崔巍兮,流水汤汤。 死日将至兮,与麋鹿同坑。 块兮鞠,当道宿。 举世皆然兮,余将谁告? 斥逐鸿鹄兮,近习鸱枭。 斩伐橘柚兮,列树苦桃。 便娟之修竹兮,寄生乎江潭。 上葳蕤而防露兮,下泠泠而来风。 孰知其不合兮,若竹柏之异心。 往者不可及兮,来者不可待。 悠悠苍天兮,莫我振理。 窃怨君之不寤兮,吾独死而后已。

  • 东方朔

    不独巖扃与市尘,金门亦可晦吾真。孤风大义人谁见,宣室聊曾抗倖臣。

  • 东方朔

    平原狂先生,隠翳世上尘。材多不可数,射覆亦绝伦。谈辞最诙怪,发口如有神。以此得亲幸,赐予颇不贫。金玉本光莹,泥沙岂能堙。时时一悟主,惊动汉庭臣。不肯下儿童,敢言诋平津。何知夷与惠,空復忤时人。

  • 读东方朔传

    武皇肆荒惑,公卿噤忠龈。先生有直舌,谈笑开吾君。董偃不敢怨,寿王谁与伸。堂堂补衮心,不厌犯怒频。岂不顾仕养,崇卑位泥云。耻同高论儒,瑟缩忧烹焚。贤人事昏主,献替视所因。不尔朝野间,谁非爱其身。彼哉下世士,所见异吾闻。丑谬无不爲,乃思谤遗尘。国风歌善戏,孔圣许狂人。何嫌班孟坚,区区记余芬。

  • 咏史六首 东方朔

    蜥蜴盆边解滑稽,且分社肉饱蛾眉。刘郎最怕秋风冷,那听君言换殿帷。